中共石棉县委政法委员会  石棉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主办  |  投稿邮箱:yaanpeace_sm@163.com

首页 » 媒体聚焦

“开锁大师”刘波—记石棉法院宰羊法庭调解疑难案件二三事
发表时间:2014-12-10 10:21:31 | 来源:法制网

 

法制网四川雅安12有9日讯(记者任友 陈长春)雅安市石棉县有位“开锁大师”——宰羊法庭庭长刘波。因为无论什么矛盾,纠纷案件有多纷乱繁杂,他都能用“万能钥匙”打开其调解大门。他开启那些大门的“万能钥匙”就是与同事们在工作中以民为本、任劳任怨,并提炼出“以案促调法”与“五步调解法”。

  迎政乡党委委员、武装部长邓辉说:“他就像‘开锁大师’,什么疑难问题落在他手里都有办法‘摆平’。记者在迎政乡三合村走访调查时,恰遇邓辉在该村跟党员们过组织生活。当谈起宰羊法庭办理案件时,他感慨万千。

  “解决疑难案件,当然,首先他们的说法具有权威性,但关键是他们的方法使出来就能把事情‘摆平’,就好像他们有‘万能钥匙’一样。”他说,“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事件是一个涉及七户农民的土地租金与土地复耕费主张案和一个灾后重建的边界争执案。”

  “钱老板1999年在三合村 3组租用7户农民的土地取土、盖厂房办起机砖厂,约定每年支付租金;当关闭砖厂后,支付复耕费。但到2009年他停产后,就再也没向农户支付任何费用。农民们找了钱老板几年也就‘扯’了几年,我们乡、村、社经无数次调解都没解决好。直到前年,农民们又找到了乡政府,要求政府解决,且矛盾已到发生冲突的边缘。当时,原砖厂内部人员在‘扯’、他们与农户在‘扯’、农户与农户之间也在‘扯’,‘扯’得个‘天昏地暗’、一塌糊涂。”

  “我们分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我们所说的话缺乏权威性,因为无论我们的立场多公正、方法多合理,但由于原来的坡地被取土后形成了平地,面积少了,农户们分不够原面积就是不服。于是,我们稳定好人们的情绪,召集司法人员和农户们座谈,引导农户们向法院起诉维权。”

  “法院接案后立即做出了反应,由宰羊法庭立即着手办理。刘波庭长在走访、调查、研究案情后,邀请原来协调此事的各级调解人员和司法所工作人员和矛盾各方到现场办案。”

  “法官来了!群情激动。他们来后,矛盾各方‘扯’得更起劲了,似乎要把积压已久的怨气都释放出来。钱老板说:‘我就是没有钱付你’;一些农户说:‘你不付钱也行,老子不打死你,就用鹅卵石打你一顿,这钱老子就不要了’;一会儿农户们之间也闹起来:‘凭啥我就该少进这土地!’。一时间,人声喧哗、‘火药味’十足。刘庭长迅速做出反应:‘你们今天谁想从有理变成无理的乱来,正好我在现场可以取证!’一句高呼顿时把‘火势’压住了。”

  “然后,他把几户户主叫到一边说:‘这钱的事你们就放心了,他不付也得付;但严格说,你们出租土地已改变了基本农田的用途、违反了《国土资源保护法》,合同根本就不受法律保护。现在,大家如果讲道理,兴许还能得到相关赔偿’。一席话顿时使农户们冷静下来。”

  “虽然这片土地已缩小,但农户都想进够原面积。刘庭长就地取来三根草梗摆了个三角形,指着底边说:‘这就好比现在的平地’,又指着三角形的高说:‘这就好比现在这平地里边的陡砍’,再指着三角形的斜边说:‘这是不是原来的坡地?’农户们说:‘是这样的’。”

  “刘庭长又说:‘那么为啥现在平地面积没有原来的坡地面积多了呢?’刘庭长顿了顿又指着三角形内的空说:‘因为这些土被取去做砖块了,是不是?’农户们说‘是、是、是,是这个道理’。刘庭长紧接着说:‘这就对了,你们当初租地给他们取土是自愿的,租金也收了的,现在现实摆在这里,土地面积少了咋办?我看以原来各家的坡地面积总和同现在的平地总面积求个比例出来,再与各家的原有面积计算,大家都按比例少进点就是公平的了,你们看在不在理?’。‘合适、合适’,农户们顿时茅塞顿开,完全表示同意。”

  “很快,钱老板不但付清了所欠农民的所有费用,而且在复耕土地时还在远处的施工场地拉来熟土垒填,彻底化解了这件让乡党委、政府棘手头疼多年的纠纷。”

  后来,记者采访刘波:“当时您为啥敢给农户们说他们的钱少不了?”刘波回答得很轻松:“我们早就调查掌握了钱老板的经济支付能力,并已做好他的工作。其实他也觉得理亏,但苦于土地面积的变化只好那样拖着。”

  “宰羊法庭在灾后重建中又帮了我们党委政府的大忙”——邓辉如是说。

  “我们乡三合村4组有一农户在‘4.20’后需重建,但他家外面的小旺家就是不让车辆通过。因为要通过就要占他一点边地。这是件关系到灾后重建的大事。只要小旺家让出家门旁一点地,重建车辆就能通过,但是,小旺就是始终不让。乡党委书记、人大主席和各级调解组织调解了无数次,我也上门调解十多次,都无济于事。到后来,小旺还干脆对我说‘你是武装部长有权,你把我杀了,他就可以修了,要么我把他杀了这事也就了了。’我们只好停步。”

  “后来,我们又引导重建户把小旺起诉到法院,希望能得到依法裁定执行。去年9月的一天,刘庭长们一清早就来到了现场,按照特事特办的方式,即送法律文书,即行现场办理。同时他还邀请了县国土、司法等部门相关负责人和乡里各级调解人员到场共同工作。”

  “但是,各路‘人马’给小旺再次讲法律、讲道理,重建户还主动提出对小旺家进行补偿,小旺还是寸步不让。”

  “眼看大半天就要过去了,大家都非常着急。这时刘庭长说‘小旺,你过来,我和邓部长跟你谈谈。’我们把小旺请到一边后,刘庭长拿出一分材料对他说‘这可是给你的好机会了,国土局的工作人员也给你证实了,这里我再给你说一下,按照法律规定,别人的通行权是必须给的,而你所不让步的这点边地是国家的,如果实行判决,你必须无条件让出路来不说,有可能还一分钱的补偿都得不到。我还带了跟你这个情况相同的案例来,判决就是这样的。’小旺一边听一边思考,最后终于磨磨蹭蹭地答应了让步,并现场与重建户达成了协议。如今,重建户重建已顺利完成,道路畅通,他们和小旺家也成为了和睦邻里。”

  “遇到这三类棘手问题,一个是复耕土地、一个是灾后重建、一个是民工工资,就找宰羊法庭,他们准有办法解决。在这三个方面,他们是解了政府的燃眉之急呵!”——邓辉如此感慨。

  “还有‘金土地’公司拖欠一百多名民工工资案”,邓辉似乎打开话匣子就再也关不住了。

  邓辉接着说:“‘金土地’公司是一家搞特种树苗栽培并出售树苗的公司。只要树苗到达一定的高度就必须出售,否则就容易成为老苗、不可再造之苗,公司就会因此白白损失。但由于资金出了问题,欠下100多名民工工资,所欠金额从几十元、几百元、上千元到上万元不等,总共10多万元。在这些民工中还涉及有修瀑布沟电站的移民。转眼就到去年出售树苗的时期了,这公司卖树苗时,挖起来多少就被民工们抢去多少,树苗无法卖了,而公司又无法兑付工资,公司和民工都十分着急。但经过多次调解,仍然没得到解决。直到农历腊月28日,这100多名民工又到乡政府来把我团团围住,向政府索要工资。我一边稳定他们的情绪,一边立即联系刘庭长,刘庭长立即了解了基本情况,与我相授机宜。结果,民工们连索要工资的基本证据都没有。”

  “民工傻了眼,且更加着急。在刘庭长的指导下,我教给他们取证的办法,让他们迅速去把证据取了回来。乡司法所和全乡在家干部立即帮助民工们写好诉状,并火速交给了法庭。刘庭长们立即到乡政府,并把‘金土地’公司的相关负责人通知到场。刘庭长首先批评了公司不负责任的作风,然后又给民工们做说服工作:‘当初大家想到现在拿不到工资没有?’民工们说:‘肯定想不到,要不然就不务工了。’刘庭长说:‘倒不是说你们没想到就有过错,而是公司也没想到。大家想想,公司欠你们总共10多万元,而公司在你们这里的投资是多少个10多万元?是几十个。上百个。要是他们知道会出现今天的状况,还在这里投资那不是傻子吗?大家想想是不是?’”

  “刘庭长这话,顿使大家沉默无语。他继续说:‘企业的难题大家也要理解,只要有了兑付工资的法律依据,大家的工资还不是板上钉钉了吗?签了协议,让他们把树苗卖了,但让他们把树苗款汇进法院指定的账户,大家的工资不就稳当了吗?’……经过近一天的工作,使该公司与民工们终于达成了刘庭长所设计的兑付工资协议。过了春节,民工们在协议约定的时间内高兴地领到了自己的工资……”

  “记者老师,值得给你摆的案子还多哦,只是这三件事是很有代表性的,在我脑海中记忆最深……”邓辉部长还言犹未尽……

编辑:法制网四川雅安12有9日讯(记者任友 陈长春)

平安石棉

法冶石棉

以案说法

图说长安

【更多】

石棉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

蜀ICP备11006973号-2 雅安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